官方彩票开户

文學天地 首頁 - 文化生活 - 文學天地
離婚風波
作者: | 瀏覽次數:

 

    最近,公司內發生了一件爆炸性新聞事件:安環部的老呂和媳婦兒小美鬧離婚了。按理說,在這物欲橫流、充滿誘惑的花花世界,出軌都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了,分個手、離個婚更是稀松平常、不足為奇了,可偏偏這件事發生在老呂身上,卻讓人難以置信。

眾所周知,平日里老呂可是個典型的“耙耳朵”、不折不扣的“氣管炎”,把媳婦兒寵得真可謂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媳婦兒的話更是金科玉律,只要是媳婦定下的事堅決執行、絕不質疑、從不反駁。風水輪流轉,誰能想到,一貫俯首帖耳、做小伏低的老呂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和媳婦兒叫板了,這不得不讓眾人大跌眼鏡。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很快,事情的來龍去脈就被大家東拼西湊地搞清楚了。原來2019年,化工行業生產事故頻發、安全形勢嚴峻,公司為深刻汲取事故教訓、舉一反三,落實了一系列安全責任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嚴打攜帶火種進入廠區者,而此項檢查工作則由安環部人員輪流在廠區門口值班執行。金屬探測器一出,效果立竿見影。

雖然廠規很嚴、查得也緊,但總有個別“癮君子”蠢蠢欲動、伺機頂風作案。經過幾天的觀察,這些人終于找到了漏洞,摸清了安環部的排班規律。這不,馬上又輪到老呂“守株待兔”了,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早早就將主意打到了小美身上,求著小美幫忙帶煙火進廠,小美覺得舉手之勞,爽快地答應了。

當天早上,小美偷偷地將幾包香煙和一個打火機揣在衣服內兜里,臨進廠區門口時沖老呂拋了個媚眼,便大搖大擺地往廠區內走。誰曾想,老呂大手一伸,直接就將小美攔下了,小美怒目而視,老呂的小徒弟見形勢不對,趕緊打圓場:“嫂子是自己人,就沒必要查了吧”。可老呂很認真,多少年來都是恪守工作制度大于天,執拗起來像頭驢一樣倔,義正言辭地說:“我們不能搞特殊,要對每一名員工一視同仁”。

緊接著,拿著金屬探測器在小美身上來回掃描,只聽“嘟嘟”的報警聲響起,在場的三個人臉色都變了。小美急了,對著老呂猛使眼色,老呂面色不虞、一副要公事公辦的模樣,老呂的小徒弟也尷尬不已。看著不遠處鬼鬼祟祟的幾個人,老呂知道妻子也是受人之托,卻也深知這個口子不能開,必須嚴懲才能以儆效尤。想到這里,他心一橫、板著臉,說:“交出來吧”。

小美知道這時候硬碰硬絕對不行了,于是上前抱著老呂的胳膊,撒嬌:“老公,現在又沒其他人,你就睜只眼閉只眼唄”。

老呂卻紋絲不動,嘴里無情地吐出兩個字:“拿來”。小美知道躲不過去了,直接甩出煙火,氣呼呼地跑了。

當天上午十點,公司安環部就下發了一則通報:“小美攜帶煙火進入廠區,對公司安全生產造成重大隱患,影響極其惡劣,罰款1000元,取消本年度所有評先資格,要求在全廠公開檢討,另外通報還考核處罰所在車間10分”。通報一出,眾人咋舌,小美更是氣得大吼:“臭毛驢,我要和你離婚”,下班后直接回了娘家。

這件事發生后,老呂每天不辭辛苦、下班就跑到小美娘家,做飯、洗衣……拼命向小美討好、解釋,可小美鐵了心腸,去活鬧著要離婚。有想從中勸和的人,可一看到小美那如同淬了毒的眼睛后就望而卻步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老呂和小美離婚的事還未平息,小美的娘家又發生了一樁大事。近期正逢麥收時節,本來今年小麥長勢喜人,小美娘每天都掰著指頭喜滋滋地算著收成,哪曾想一場無情的大火讓這豐收的喜悅化為灰燼,小美娘坐在燒黑的土地邊哭天抹淚。經調查,這場火災是路過麥田在地頭隨便丟棄的一個煙頭引起的。

小美初聽這個消息時難以置信:“每年這個時候,村里早早就劃定了禁火區,廣播、巡邏車也一直循環播放‘防火禁火’,咋還有人明知故犯?”看著媳婦兒沮喪難過的樣子,老呂也難受不已,他勸慰道:“人沒事就好”。小美虛弱地靠在老呂懷里,接二連三的打擊早已讓她一蹶不振、不復往日的神采飛揚。

老呂趁熱打鐵,開導小美:“媳婦兒,我知道你怪我前幾天不近人情,可你現在想想,這一個小小的煙頭落在麥田里,頃刻間大片麥穗化為烏有,咱們村這么多人的心血付諸東流。那如果落在化工廠區里呢,就有可能引發一場爆炸,后果真的不堪設想!安全管理是我的本職,我實在不敢大意啊。”

小美囁嚅:“可我也是受人之托,再說了他們答應會小心的。”

老呂嘆口氣,說道:“咱們村里整日宣傳禁火防火,可結果呢?火災還是發生了,人最怕的就是心存僥幸了。我知道你耳根子軟,可是你要知道有些忙幫得,有些忙卻幫不得。明知道一個人違章犯錯誤了,你不但不制止,反而包庇縱容,那和推人進火坑、拉人入泥潭有何區別呢?一個人難免思想滑坡、行為失當,就像人站在懸崖邊,關鍵時刻,旁人伸手拉一把和背后推一下,結果可是大相徑庭啊!”稍微緩了口氣,老呂繼續說道:“媳婦兒,去年河北張家口 ‘11.28’重大爆燃事故,今年江蘇省響水 ‘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咱們公司沒少組織學習吧?當時看到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變成冰冷的數字,我們都發誓要拒絕‘三違’,做到‘四不傷害’,要從行動上落實‘安全,從點滴做起,從自身做起’,這才多久,你都忘了?平日里關起門來我什么都可以依你,可唯獨關乎企業生產安全,關乎全廠員工生命安全的事,我決不能讓步。之所以通報批評你,其實也是在給大家敲警鐘,讓全體員工都知道安全面前沒有人情、權勢,容不得一絲僥幸。我作為安全員,制止違章、維護安全責無旁貸,你作為我的賢內助,以后是不是更應該支持我呢?”

小美輕輕嗯了一聲,老呂笑了,一掃這幾日的陰霾,他知道,今晚媳婦兒肯定能順利接回家了。(唐培紅)

 

 

 

上一篇:
下一篇: 樓頂那顆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