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彩票开户

文學天地 首頁 - 文化生活 - 文學天地
過會
作者: | 瀏覽次數:

“過會”是我的家鄉戶縣的鄉俗,祖輩傳下來的風俗,從何時開始已經無從考證了。在我們關中地區,每年農歷七月,也有六月的,周至、戶縣、長安等縣,每年夏收夏種忙罷,親戚朋友就開始互相走動了,主人置辦酒菜招呼親戚朋友,說一說今年的收成,下半年的計劃,諞一諞家長里短,也是看女的、回娘家的、說媒的好時機。

這里得著重說一下我們戶縣美食“臊子面”。關中產小麥,面食種類豐富,就面條而言有手搟面、扯面、擺湯面等,這些咱以后有機會再說但凡是婚喪嫁娶,蓋房上梁,過年過會這些重要日子,必離不開這道臊子面用好面粉加鹽堿和面,醒好后反復壓制成面胚,最后壓制成韭葉寬的面條此面條下鍋后湯不混,入口筋道,白生生的面條撈在碗里,澆上自制的大肉臊子和黃花、黑木耳、白嫩的豆腐一塊熬制的臊子湯,撒上綠生生的蔥花、韭菜,最后少不了紅嘡蹚的油潑辣子,一碗地道的臊子面就做成了。看著令人眼饞,吃到嘴里更是回味無窮這也就是家鄉的味道了吧

過會時,親戚朋友帶上禮品,早些年多是掛面、點心、白糖之類而今條件好了,有煙有酒、一桶油、一袋米等等以前是騎著自行車,也有步行的,現今小汽車也不少,也有跟會做生意的小商小販,多是賣兒童玩具水果吃食的,棉花糖、氫氣球、套圈等,現在有了旋轉木馬,軌道火車這些游樂設施,吸引著小娃們不肯離去看著很是熱鬧。吃過酒菜,拉過家常,年輕人趁著人都在家找朋友找同學去了,那些有事的該回就回了,留下老人在自己女兒家住個一兩天,出嫁的女子在娘家住個一晚的。

聽老人講,以前大堡子(村子)過會總是要唱幾天大戲的,多是本村村民有的多捐有的少捐,再有出力的,演上幾天秦腔戲,就有女子早早接了娘家爸媽婆和爺來看戲,很是熱鬧。所演劇目有勸人行善的、有講求孝道的、有宣揚忠孝仁義的有英雄好漢有奸佞小人有貞節烈女,生旦凈末丑輪番登場臺上鑼鼓點兒時而激昂,時而哀怨,臺底下坐了大人小孩,英雄落難觀眾跟著揪心,一家團圓大家是皆大歡喜棒打鴛鴦有人跟著落淚,正義伸張讓人抖擻精神千年的光陰在戲臺上也不過是一袋煙的功夫,雖然有的人也許一輩子沒出過州沒走過縣,有的也沒上過學,他們平凡的像一塊地里的土疙瘩,河邊的野蘆葦綠了又黃了直至在這片土地上消失,啥也沒留下好像不曾來過這個世界我想坐在臺下的他們跟著戲里的關公過五關斬六將,跟著戲里的王寶釧在寒窯受苦受難,看的是戲,也許成就的是自己的心事在這些老戲中秦風秦韻被一代代相傳,秦人秦地一輩輩延續著耿直、粗獷、善良的天性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現在社會發展了年輕人都不看秦腔了,歌舞逐漸取代了秦腔戲,到我們的孩子更是網絡的時代了

我有好些年都沒有在家過會了,前兩年回去過了一次感覺沒有啥意思了。也許會并沒有多大變化,變化的是自己的心態,其實其它節日的感覺是一樣的,就把那些美好的記憶留在心底吧馬頂立

 

上一篇:
下一篇: 離婚風波
?